首页 新闻 专题 州情 文化 融媒 视频 图库 评论 红云 供电 经开区

怀念吊井

作者:杨絮颖 来源: 红河网 时间:2022-04-18 14:53:15

  自外出求学以来,只要能得空回老家,我总要去村里大池塘边的吊井那走走,围着井沿转转,深情地用手细细抚摸那青涩的颈圈,以此慰藉求学游子的一片乡愁。被岁月浸染的吊井静默、沧桑,顽强地矗立着。

  我的故乡在滇南边陲小城迤萨,是有名的侨乡,也是红河县的县城所在地。迤萨位于红河南岸的山梁上,地处北回归线以南,属亚热带季风气候。由于受下降气流的影响,这里降雨少、气温高,春季经常出现旱情,造成饮水和播种困难。迤萨人的生存史是一部与水抗争的历史。有诗为证:“高高的山梁是故乡,左有河来右有江。山高难把五谷出,大水难做救命汤。”

  祖辈们为了节约用水,把水用到极致,想出了很多储水的办法,让后人赞叹。现存的遗迹有:水塘、水井、吊井、石缸、陶瓮、陶缸、陶罐、竹瓦等。其中吊井最具特色。

  因故乡在山梁上,打不出地下水,吃水要到近3公里远的水井去挑,费时费力。不知哪个朝代,先辈们在村里池塘边上挖了一口井,利用土壤过滤的办法来净化水质。为防止倒塌和增加实用性,先用石头垒成一个平台,在平台上用两块较大的半圆形青石围成井沿,远远望去像个古堡,既美观又实用。与之辉映的是对面的一堵文化墙,上面用汉白玉雕刻成的十二生肖,形象各异,神态栩栩如生,十分引人注目。这个组合搭配即使现在也要专业的景观设计师才能想出来吧。

  因井沿垒得较高,水平面低,用绳索才能把水吊上来,故称吊井。吊井与其它地方的井不同,井里渗出的不是地下水而是地表水(即雨水),如果池塘里的水干了,吊井就无法渗水了。吊水用的绳索也经历了草绳、麻绳、棕绳、尼龙绳的演变。吊水的方法我还依稀记得,用绳子拴住吊桶放入井中,但要打满水也不是一件易事,还需有一定的经验和技巧,玄机在桶口的斜度上,如果角度掌握得好,放下的桶不仅没有声响,还能满满地吊上一桶水来。

  小时候,由于父母工作忙碌,把小小的我送到了外婆居住的村寨里,我在这度过了最难忘的童年时光,而吊井则是我和小伙伴的秘密基地。

  傍晚,我和小伙伴们就会聚在井边玩耍,相互嬉戏,做各种不花钱的小游戏。每个午后,吊井旁总有我们的欢笑声、跑闹声,总有孩子之间的默契。玩累了就在吊井的阴凉地小憩一会儿,有的甚至抬着硕大的饭碗来井边吃饭,到了井边饭菜似乎变得更香了。

  临近天黑,有的父母会在池塘对面扯大嗓门唤自己的孩子回家,玩兴正浓的我们总是依依不舍,磨磨蹭蹭地回家去。

  孩子们喜欢吊井,年轻人和老年人也不例外,在农村,吃过晚饭夜幕就降临了。这时爷爷们会三三两两来到井台边纳凉聊天。还是孩子的我,玩累了就会坐在井台边听大人们讲故事。

  听祖母说,她嫁来时吊井就是这个样子了,吊井边是个热闹的地方,特别夏天最热闹。有诱捕蜻蜓的少年、洗衣服的妇女,还有来吊井挑水的人,因吊井出水量不大,挑水的人又多,需排队等候,来挑水的人就会聚在一起拉家常,村里、家里的大事小事在这里得到传播,人间的真善丑恶在这里得到点评。大家有说有笑,亲切友好,一派祥和的气氛。但还有另类的,从远处刚嫁来的新媳妇,最怕也是最尴尬的事就是去挑井水,因为新来乍到人生地不熟,怕羞,无奈之下她们只能挑大塘里的水,回去用纱布过滤后再放点酸矾使水澄清再用,但这样的水只能用来洗菜或喂牲口。

  本世纪初,人们的文化娱乐生活不丰富,聚在一起聊天是村里人的最佳选择。家乡的夏夜是闷热的,吊井边就是纳凉的好去处,只要不下雨,井边都会围着一群人。

  子夜时分,老年人都回去睡觉了,吊井边成为年轻男女的乐园。姑娘小伙聚在井边,谈情说爱,互诉衷肠,最精彩的是展示自己的才华,有对歌的、弹奏乐器的,偶尔有“活宝”跳出来讲些风趣幽默的笑话,把气氛推到高潮。有时大家也喜欢安静,记得有一次,一个小伙子买得一台收音机,大家聚在井边听电影录音剪辑《地道战》,大伙被电影里的情节和歌声所打动,不知不觉地跟着唱或念台词,那专心的程度不亚于听知名教授的讲座。

  深夜,人声渐渐远去,吊井逝去了一天的嘈杂,欲恢复难得的平静,青蛙、蟋蟀的叫声又覆盖了宁静的夏夜,组成乡村交响乐,给吊井增添了别样的情趣和味道,使古老神秘的吊井又回到大自然的怀抱。

  如今家乡的变化日新月异,党和政府几次拨款修建饮水工程,从泵站提水到倒虹自流的变化,彻底解决了迤萨人的吃水问题,自来水也直接引到灶台边,用池塘水或吊井水已成为历史。近两年来,家乡的居住环境和生活水平不断提升,把世世代代养育我们、一直默默奉献的老井——吊井填埋了。它长眠于地下,昔日的喧嚣退出了舞台,淹没于历史的烟尘中。但我依然深深怀念着吊井,怀念那段童真、纯朴的旧时光。

(责任编辑:袁潇楠 审核:卢秀丽)
1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回到顶部
亚美体育-手机版app下载【官网】